示例图片二

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落地?接近监管人士:不予置评

  事实上,央行自2014年就着手开展了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形成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2016年1月,央行数字货币研讨会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2016年11月,央行成立数字货币研究院。

  今年3月,长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设立,法定代表人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旗下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占55%股份,苏州高铁新城管理委员会旗下苏州高铁新城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45%股份。

  监管发声中也有一些伏笔。今年6月Facebook发布Libra币白皮书,全球对数字货币关注度骤然升温,而后法定数字货币频频出现在我国监管官方表态中。

  新京报记者向多方求证,一位接近监管人士未予否认,但称不予置评。一位股份行高管表示,数字货币近期在深圳一些银行进行了测试。

  范一飞日前在公开演讲中透露,目前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不断优化和丰富功能,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例如今年7月,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表示,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有助于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未来要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表示,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9月初,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他在“得到App”开设的《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课程中称,央行数字货币替代M0(流通中现金)而非M1(狭义货币)、M2(广义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及长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今年都有招聘动作。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也曾表示,M1和M2基于商业银行账户,已实现电子化或数字化,没有用数字货币再次数字化的必要。央行数字货币注重替代M0,并且保持了现钞的属性以及主要特征,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将是替代现钞的最好工具。

  一位接近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人士表示,央行对外投资的机构确实在深圳和苏州都有,机构经营范围内的都可以做,研发工作也在开展,但目前该所没有接到通知可以对外试点,建议以官方公开口径为准。

  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落地?接近监管人士:不予置评

  相关机构设立情况还包括:2018年6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今年11月4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到华为深圳总部调研,其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华为公司签署关于金融科技研究的合作备忘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近期在公开演讲中预测,中国央行很可能成为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依据就是中国央行自2014年就已着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已趋于成熟。

  新京报讯(记者 程维妙 侯润芳)据《财经》报道,由央行牵头,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共同参与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